拿督李志明重访灰寨


古晋大慈善家拿督李志明,出生于灰寨镇的新图村。

拿督李志明曾经多次重访灰寨,并为当地的公益事业贡献力量。最近,他以将近94岁高龄,再到灰 寨,并在2009年10月9日为当地一栋耗资将近五百万元、楼高五层的“灰寨志明农业综合服务大楼主持剪彩仪式。10月13日,当地政府也在他大力支持的 文化艺术中心大厅树立铜像,也同时举行揭幕仪式。当地三位作家所撰写的《拿督李志明传》也举行了首发式。

拿督李志明的两位太太,在中国逝世多年,最近也举行了正式的隆重葬礼。

拿督李志明,1916年生于揭西县灰寨镇新图村。又名李景笑、李景春。13 岁辍学从商,18岁时成了名震潮汕的小糖王,后改做海盐生意,解放前夕到香港卖西药、炒黄金,积累了一定资本。韩战时期到马来西亚种胡椒,办砖瓦场、金 庄、石料场,搞房地产,创立宝光机构,为马来西亚社会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并大力捐助社会公益事业。他的贡献受到肯定,荣膺拿督勋衔。
拿督李志明在灰寨农业综合服务大楼落成仪式上讲话。

拿督李志明对灰寨感情真挚,永不忘记自己的胞衣迹,先后捐输巨款在当地推动卫生、文化、教育等公益事业发展,被揭阳市政府授予“揭阳市荣誉市 民”称号,被揭西县政府授予“银山奖”、“金山奖”金匾,2009年1月被市委、市政府授 予“揭阳市慈善莲花奖”荣誉称号。

拿督李志明之夫人陈程梅太孺人新登龙位祭祀仪式壮观场面。

拿督李志明传片段

《拿督李志明传》,由揭西文联牵头策划,并委派作家蔡高暖、张常清、林宏书撰写。这本大32开本彩色封面的传记,厚达两百页,图文并茂。兹摘录其中片段以飨读者:

童年时光

在新图村宗祠旁的一间小屋外,一个中年汉子正焦急地踱来踱去。一个老年妇女走进走出,端水,拿草纸,拿衣服。“哇,哇,哇。”一 阵啼哭之后,老年妇女走了出来。“生了,生了,生了一个‘赖’(客家人称男崽)。”那汉子十分兴奋,一 撩帘子就要进去,那老年妇女一把拉住说:“等一下,我一会儿抱出来给你看。”

这中年汉子叫李开都,那老年妇女是李开都的母亲。不一会儿,接生婆盘好脐带,包扎处理好,给婴儿裹上衣服,李老夫人抱了出来。李开都一看是男婴,笑逐颜 开,一个劲儿逗着婴儿。这小家伙乖乖地,一任老爸摇晃,竟然漾开嘴笑了。李开都看婴儿被他逗笑了,就说:“笑了,妈,他笑了,那就叫笑笑,取 名景笑吧。”李开都中年又得子,当然要笑了。小景笑出生的时间是1916年正月十一日,属龙。
李开都是新图村老实厚道的农民,他与妻子温敏娘先育有一儿两女,一女儿已经出嫁,另一个女儿待字闺中。儿子景长亦将娶媳妇。景笑的出生比起哥哥来,足足慢了二十年。按李氏宗族排定的辈序,当属景字辈,所以李开都给他的新生儿取名景笑了。

1920年的春节来到了新图寨。

金灿灿的太阳还在西天挂着,新图寨的子民们忙着在水沟边、井栏边、屋前宰杀鸡鸭兔鹅,还有的匆匆忙忙地购买豆干猪肉,识字的人们开始在门上张贴红对联。太 阳落山了,留下了满天彩霞。此时,主妇们纷纷在自家门前摆一张圆桌,用三牲五果祭拜祖先,用香火请他们前来享用。接着,此起彼伏的纸炮响了,新图寨的人们 开始进入除夕夜。

过年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日子,吃好的,穿新衣裳,还有压岁钱。

五岁的李景笑穿上了新衫裤从家里走出来,两手却空空的。他看到了蹦蹦跳跳的邻居孩子手里都握着锃亮的铜钱时,才知道家里穷,心里不是滋味儿。衣袋里装着铜 钱的孩子开始在玩黑白,或者撩糖坑(中坑则赢,不中则输),李景笑只能站在一边,瞪圆眼睛看着,看人输人赢,看能干的孩子赢回大把的铜钱,直看得心头痒痒 的。光看别人输赢,实在不想看了。他跟一个最要好的小朋友出了寨门,到灰寨圩去看热闹。在一个糖店前,小朋友掏出铜钱买了两支糖条,两人慢慢吃着吃着,都 说又甜又香。小景笑心想:何不借钱贩些糖条去卖呢?这比撩糖坑稳赚呢!于是他跟小朋友借了10个铜钱贩了15支,然后回到寨中,到群童中兜售,不一会就把 糖条卖完了,李景笑轻松地赚到了5个铜钱,他尝到了经商的甜头。他把5个铜钱作本,不断地翻着利润,赚了许多铜钱。

穷孩子有穷办法,卖糖条也自得其乐。

1929年,李景春已念了四年小学,因学校停课,最终解散。当时附近无其他学校可读,到河婆就读,路程较远,又要住宿,家庭负担不起,李景春面对难以继续的学业,被迫辍学,这时的他只有十三岁。
对于十三岁的孩子而言,从商确实是小了点,但李景春明白,从此就要踏上人生路,必须靠自己努力奋斗,才能闯出一片天地来。李景春开始了三年的小贩生活。

从此,在南山至棉湖和南山至河婆的小路上,常可看到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踽踽独行,肩上挑着一副沉沉的小担,紧紧地赶路。他要赶在开圩之前去到集市,摆摊售卖炒熟的花生。他就是李景春(少年时期的拿督李志明)。

小小糖王

南山、灰寨紧依大北山脉,面向潮汕平原,是潮汕平原的边沿,也是讲潮州话与讲客家话的分界点。特殊的地理位置孕育了无限商机。山区的山货可以销往平原沿海,平原和海边的水货可以运往山区。
南山、灰寨的田地多为冲积所成,沙性土壤,很适宜种甘蔗。本地出产一种初加工的液态蔗糖,多为潮汕客来收购,然后运往潮州、汕头销售。好卖时收购一空,不好卖时,农户家的糖就要放上一两年或者两三年。

李景春看到农户家中放着一瓮一瓮的蔗糖,决定先做贩运“糖漏”的生意,一是贩往潮汕各地的店铺,二是贩给蔗糖深加工厂家。

说起“糖漏”,这里不妨介绍一下当地的制糖技术。每年农历十月,甘蔗成熟,村村搭起糖寮,准备开榨。三头牛围着一个榨蔗汁的大石盘转,榨出的蔗汁流入一个 大木桶里,煮糖师傅再把它放到锅里熬。锅一共五口。
第一锅熬去泡沫后,舀起,放入木盆,加入适量石灰,中和酸度,澄清糖汁。然后放进第二口锅第三锅去熬, 蒸发水分。糖桨熬到了“火候”,就把它舀入一个槽里,然后慢慢翻动,糖浆就会结成砂。若要制成白砂糖或红砂糖,就要把糖浆盛在一个漏形陶瓷里,俗称糖漏。 这是潮汕一带一种贮糖瓦缸。瓦缸的外型像个喇叭,底部略小,上口比底略大一点,腰部略鼓起。底部有一个圆型小孔,装糖时用木塞塞紧,卖糖时则把木塞抽去, 放去淡液(糖清),把沉淀的略带砂性的红糖卖给人家。

起初,李景春只卖糖漏,主销地为揭阳、曲溪、汕头,用船运输也十分方便。后来再发展到普宁、潮阳、潮州,生意越做越大,逐渐掌握了潮汕蔗糖生意的相当份额。
“糖漏”外观。

他骑着脚踏车到揭阳榕城贩货。为了探究行情,他延迟回家,留在曲溪等候由汕头开来的大火船。他站在码头,伸长脖子向江那边眺望。火船从远处徐徐驶来,他一 直在望着,直看着它向自己身边驶来。乘客下船了,李景春迎上去要找熟人探问糖价。“糖价大起!”这个好消息让李景春兴奋得手舞足 蹈。他连夜赶回灰寨,一进门就对父亲和陈梅说:“糖起价了!糖起价了!”

晚饭后,李景春说:“我要去南山把行情告知阿哥,订购糖漏。”陈梅又递给他一把电火。

第二天,景春从龙跃坑、鸡麻斗、上寨、田心、榕树楼一路收购糖漏;李景长从牛屎坑、南山寨一路收购糖漏。当同行人老合叔、乞丐叔来到糖寮时大吃一惊:怎么 所有的糖漏都贴上了“顺兴”两字?就那一次,兄弟俩共收购了1000多漏糖,“顺兴”一时就出了名。

十七八岁,李景春生龙活虎般在打理生意。他开始赊糖,生意做到南山、灰寨一带。

春天,他把肥料赊给农户种植甘蔗,等于给家户下了订金,冬天蔗糖一榨出来,就被收购糖漏的款折抵结算。

有了产品,就要拓展市场。李景春基本掌控了榕江中上游的蔗糖加工销售权,然后逐渐把市场向榕江下游和周边伸展。他根据需求,批发白沙糖、红沙糖、糖漏给店铺。两三年间,他成了潮汕地区的糖业大户,被商户们称为“李糖王”。

兴梅盐商

抗日战争爆发,日本侵略军占领了汕头等沿海城镇,经榕江为通道的商路被堵塞。

李景春想,日寇占了沿海,货不能顺流而下,何不往北部山区试销?这又启发了李景春开避北部新市场的想法。

河婆是潮汕与海陆丰通向兴宁、梅县的重要门户,沿海产品通往内陆,多通过脚力走,翻越莲花山脉,至五华县的安流镇,然后进入兴宁、梅县,再往北进入江西和内陆地区。这个地区的生意李景春还没有涉及。“对,把糖运到兴宁梅县去卖。”

兴宁、梅县走了一趟,让他亲身感受到了浓浓的地道客家风情,更让他亲眼看到内陆地区更为广阔的销售市场。回来时,他火速与几家大商号签下供货合同,从此, 他的蔗糖雇脚夫车载、肩挑、船运,源源运往北部地区。很快,生意就做得十分红火,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李景春的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在北进的山路上,与李景春贩糖商队并行的,常常有盐帮。由于日寇占领沿海,内陆地区的海盐供应出现问题,精明的李景春敏锐地感觉到这一点,他想淡出蔗糖生意,改弦易辙,经营食盐。

自古以来,食盐皆为国家专卖,利润可见较高。内陆地区缺少食盐,势必要从沿海运入。粤东一带,澄海、惠来以及海丰、陆丰都有晒制海盐的盐田,粤东北的兴 宁、梅县等地与江西客商,现在也多从海陆丰购盐,然后雇脚力长途贩运回内地。李景春想,北进的生意做熟了,重新换一种经营,应该不会是难事。

就干就干,和兄弟商量后,他即赴海陆丰。他选在陆丰县城的马街开店铺,创设了“广兴隆盐行”,贴牌收购海盐。然后,他又到盐农的 盐田里去收购食盐。第一批货装了五只小船,顺陆溪河而上,一直到河田的赤花径起岸。再雇挑夫挑着,走螺溪、上砂、桥江,翻越莲花山脉,挑到安流,然后运往 兴宁、梅县和江西。

为了把生意做大,达到掌控食盐供应的目的,李景春又在海丰桥东,汕尾的东涌设立分行,广收海盐,大量批发贩运,生意十分兴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潮汕沿海一带除了日寇入侵的人祸外,又迎来了百年罕见的天灾。从1942年到1943年秋,滴雨未下,沟渠断流,田地龟裂,庄稼枯 死,颗粒无收。人们在吃野菜、树皮,有钱人可以从外地买粮食来吃,没钱的人只有饿死,一场大饥荒,逼得人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惠来的葵潭、甲子等海滨已 经十室九空。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更为可怕的灾难——瘟疫。真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1944年是李景春最不堪回首的一年,这一年的五月,他的母亲病逝了。九月,他的大儿子庆华也离开了,年仅9岁。

有一天,兴梅方面需要大量的海盐,李景春组织了两百多条船,装满盐的船结队而行,由陆丰运往河田,行到大安,被河岸的饥民拦住,人越聚越多,船只被强行拖到岸边,数千饥民一哄而上,手抱肩扛,两百多船盐被抢掠一空,船夫还被饥民打伤。

坐镇陆丰盐行的李景春听到这个消息开始不相信,等押运的店员回到陆丰广兴隆盐行,向他叙述了被抢经过后,他一下子瘫了下去,要知道,这二百多船盐可是他做生意的血本啊!

一夜难眠,他在想着如何还清欠款。第二天,他即停止了盐行和分行的生意,折卖变现还了一部分钱。
他回到南山,和哥哥商量,又变卖了杂货店,还了一部分债,但仍然欠着许多。一个生龙活虎的富商,一下子就一贫如洗,李景春从人生的顶峰跌入了最低谷,变成了穷人。

直到今天,李景春还常用三句话来形容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五月母亡,九月‘赖’(儿子)死,12月生意倒账”。

李景春受此打击,精神几乎彻底击溃。他收拾生意上的帐目,处理完后,离开了生活经商二十多年的南山圩,回到了新图村。

揭西县拿督李志明文学艺术中心大厦外观。 灰寨志明农业综合服务大楼外观。
揭西县委书记黄陇章(右一)和揭西县人大主席高史佑(左一)为拿督李志明铜像揭幕后与拿督李志明(右二)及李永放(左二)合影。 李永放与李福安(右一及右二)代表晋汉斯省李氏公会和砂拉越陇西公会赠送纪念品祝贺灰寨志明农业综合服务大楼落成,由灰寨镇委书记贝平波(左二)接收,中为拿督李志明,左为镇长杨文银。

揭西县灰寨镇简介

在古晋和美里,有不少姓李和姓温的人,他们的长辈来自中国广东省揭西县(河婆)灰寨镇。拿督李志明就是其中之一。

灰寨镇位于揭西县县境中部丘陵地带,东南与塔头和金和镇相连,西与大溪镇相邻,南与钱坑镇交界,北与南山和京溪园镇接壤,距县城河婆镇22公里,面积54 平方公里。辖一个社区居民委员会、16个村民委员会、69个自然村。根据2003年底的人口普查,总户数10743户,户籍人口41301人。工农业总产 值3.85亿元,人年均收入3521元。居民在世界各地及港、澳、台有亲属关系的人约四万人,是揭西县著名侨乡和工业卫星镇。

开放以来,灰寨镇大力发展以生产毛巾为主的家庭纺织业,着力提高产品档次和质量,促其上规模、创名牌、出效益,全镇家庭纺织户已发展到359家,装机2100台套,产品远销中国各地及东南亚,年可创产值2.5亿元,是粤东地区重点生的毛巾的基地镇。

农业方面,灰寨镇多次被县评为粮食生产先进镇,农业产业化程度不断提高。已形成了龙眼、青榄、蔬菜、水产、家禽等一批“三高”农业生产基地。